一马当先战雪域
——记西藏军区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马乾的训练追求

摄影并撰文/记者 王卫东 马三成 通讯员 杨 凯

?

“来无影,去无踪,如闪电似轻风,单枪匹马闯敌阵,捕捉俘虏探敌情,水深千尺能泅渡,山高万丈敢攀登,你要问我是哪一个,我是人民的侦察兵。” 每当西藏军区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马乾和战友唱起这首《侦察兵之歌》,内心就会升腾起豪情和骄傲。

这是一份属于高原侦察兵的独特情怀。

?

马乾(左一)与战士在雪地潜伏。
马乾(前)带领官兵在海拔3800米的雪地进行搜索训练。
马乾(右)带领战士从全地形车跃下,进行引导冲击。
马乾(左二)带领战士进行高原武装泅渡训练。
?

2019年11月,马乾由西藏军区训练处参谋调任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。长期在机关工作,能当好这个营长吗?上任之初,面对质疑,马乾以实际行动回应。那些日子,他白天向士官专家请教新装备操作,晚上挑灯夜战学习侦察战术,很快便攻克了侦察车数据异端传输,无人机侦察照片无缝融合,多源情报并行处理等难题。他说:“未来战争战场侦察手段和方式愈加灵活多样,侦察兵必须不断掌握新知识,新本领,才能成为能打胜仗的‘刀尖子’。”

纸上谈兵成不了“刀尖子”。 为全面提升部队高原作战能力,马乾一马当先,冲锋在前。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湖泊进行武装泅渡训练,他以身试险,第一个下水;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谷进行牵引横越训练,他不畏艰险,率先垂范。

?

实战化训练中,马乾(前)带领战士根据实地情况开设观察哨。
马乾带队征服廓琼岗日雪山,返程时他带头“从天而降”。
武装奔袭训练,马乾(前)冲锋在前。
马乾(右一)带领侦察分队进行攀登雪峰训练。
?

2020年8月6日,马乾带领官兵,每人负重30多公斤,攀登5个小时,登上一座海拔6100米的雪山。登顶后,马乾出现头疼,胃痉挛症状,吐得一塌糊涂。稍事休息,他组织官兵展开一场战术演习。下山后,又接着进行武装泅渡,牵引横越,夜间破袭战斗等课目的连贯作业,将这次2昼夜训练搞得扎扎实实。

结合边境一线情况,马乾带领官兵不断强化极限训练,成功征服了海拔6100米雪山,4500米高寒湖泊,数十米的大角度冰川,近百米宽的雪水冰河,填补了夜间攀登雪山冰川,高寒湖泊武装泅渡,水面射击,远距离牵引横越等多个训练课目的空白,提升了部队极限生存和能打胜仗能力。

担任营长不到2年,马乾交出一份耀眼的成绩单:2019年,他带队参加旅“军体之星”比武竞赛,获得综合成绩排名第一;2020年,他带队参加西藏军区“雪域之巅2020”创破纪录活动,获得金牌数,奖牌数,综合成绩“三个第一”,被评为陆军第三届 “四有”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,被西部战区表彰为“边防管控标兵个人”。

?

?

编辑/宋 雯

Baidu